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高的村庄

看风穿过心情......

 
 
 

日志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2011-06-30 18:06:29|  分类: 村庄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外话:记流水帐是我的强项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都说父爱如山,我眼里的父亲除了是那座让我们儿女可以依靠的大山外,更是一个令我打心底里佩服的偶像,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父亲性格开朗、乐观、随和,喜交朋友。不管是老人、青年人,甚至小孩都可以成为他的朋友,虽然父亲只是一个山野村夫,但父亲的朋友也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时候的父亲喜欢行走在不同的地方,后来结婚后才安定下来,因为祖父母除了生育了两个姑姑外就只有父亲这一个男丁,舍不得让他远行,硬把父亲从外地叫回用婚姻束缚了父亲远行的脚步,当然不是说我父母的婚姻是强扭的瓜,那也是他们双方都心甘情愿的,郎才女貌呢,母亲也是上过学的。记得小时候家里经常有陌生的叔叔提着那个年代特有的公文包出入我们家,觉得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神气,而母亲总是告诉我们说那都是父亲的朋友。还记得知青下乡那会儿,我们还很小,父亲在农场当会计,每天晚上我们家就围满了小知青,他们甜甜地叫父亲为“高会计”,抢着为我们家做家务活,连切猪草这样的活儿那些女知青也老抢着做。现在想想为什么我就没遗传到父亲的这个优点呢,我是个慢熟的人,和一个人相处要好长时间才能成为朋友,而且朋友少之又少。

       

        父亲在我的眼里,是个多才多艺的山野村夫,能写能说能唱。

       乡下的人大多都没读过多少书,尤其是年长的更不用说了,父亲经常义务地给别人代写书信、诉状与祭文,有时也给村里的干部代写申请报告之类的。在过去的年代里无电话与外界联系,急事时最快的联系方式也是去到十多里路远的公社发个电报,家有儿女在外(比如谁家儿郎在外地当兵、谁家女儿远嫁或有远亲)书信成了最常用的联系方式,而父亲就成了村里那唯一为乡亲们代笔而又代念书信的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家乡照明还靠煤油和柴油灯,没通电的村庄呢,那一年大队干部请父亲帮忙起草了一份关于请求送电的报告递交到了县里,第二个年头,我们村终于用上了电:父亲给别人写过的诉状也不少。方圆几十里的乡亲谁家有人去世了,都找父亲代写祭文,父亲代写的祭文有五言格律的,也有七言格律的,只是父亲的那种字体让我认不出几个字,我也算是个文盲吧。父亲嫌自己的字写得不太好,只是偶尔给别人写写喜联,但自己家贴的春联每年除夕父亲是必须亲自动手写的,屋里屋外算起来有七、八副呢,看父亲把买回来的大红的纸先裁剪好,然后铺开来,拿出笔墨端着架子开始挥毫泼墨,再然后贴在那陈旧的门框上,我只是一个在旁边递递浆糊之类的勤杂工,我好乐意这样帮着杂,做着父亲最虔诚的崇拜者,直到现在我还是这样。

       家乡的邻里纠纷、婚丧嫁娶也少不了父亲的身影。谁家闹矛盾了,调解员除了村干部,就非父亲莫属了;而谁家的小子和谁家的姑娘处对象不干了,关于彩礼的清算及其它诸多事宜,乡亲们第一个要请去做调解的最佳人选就是父亲;婚礼上父亲是那司仪,丧葬事务中父亲除了是那管帐的、代写祭文的、锣鼓队的一员,还是丧葬司仪。

       父亲已经上七十岁了,我们这儿的风俗喜欢说虚岁,可是他的心态很年轻,不时也跟着年轻人哼几句流行歌,和年轻人同桌打麻将。父亲会吹口哨,以前在家的时候是经常可以听到父亲那嘹亮而欢快的口哨声;我们家乡的地方戏种是祁剧,以前我们大队成立了一个业余祁剧团,父亲任团长。那时没什么电子、数码产品之类的,除了看电影, 听戏、看戏成了家乡人们最主要的娱乐活动。每当谁家有喜事或是逢年过节时就会花钱请唱戏供大家娱乐。有时演出时演员不能到位,父亲除了唱好他的花脸外,他还经常是临时应急的替补演员,他一人可以分饰多角色的,因为父亲和别的演员不一样,别的演员不懂得更多戏以外相关的知识,而父亲对整个剧情及角色所处的历史环境都非常清楚,有时在家闲着也给我解解戏文以外的东西,而我也很乐意聆听,虽然我是个文盲,但当初那点肤浅的历史知识却学得相当好的,只是现在没有温故所以把很多的历史知识都遗落在过往的岁月里了。就像这祁剧一样也被现代化的数码电子产品所取代,也被人淡忘了。

       生活中,父亲是个多面手,父亲做过木匠、画匠、会计,但却不是一个种田的好把式。父亲以他的能写能说的特点快乐地帮着乡邻们,他从不计报酬与得失,包括帮别人写东西纸张都是自己垫钱买,父亲的行为深深地感染着我,影响着我。别人都以子女的出息为荣,而我却以有这样的父亲为骄傲!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此生永不变。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2011年4月1日父亲生日当天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左起表姑、父亲、母亲。2010年春节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2008年4月的父亲(翻拍照片)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2006年11月父亲在深圳(翻拍照片)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父亲写的春联2011年春节

 

我是父亲的铁杆粉丝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情与事

 父亲帮别人代笔的祭文 2011年端午节摄于家乡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