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高的村庄

看风穿过心情......

 
 
 

日志

 
 

最痛的牵挂  

2013-04-22 16:34:42|  分类: 村庄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我的祖母



 


是温暖 

是依靠

是善良

是爱的化身

是我的天空里最敬仰的那颗星

是我心灵深处最痛的那份牵挂

-------------永远怀念您,我的祖母!


       乡村生活里,如果说母亲一肩挑起的是家里的重担,父亲是属于大众和朋友的(他总是在外忙着给人家处理纠纷或是忙于人家的红白喜事),那么祖母是生活里和我最亲近的长辈。祖母的关爱和慈祥,给了我们无尽的温暖,祖母的善良和胸怀,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想祖母做的饭菜,想祖母的好、祖母的苦、祖母的累……有时一个人就不免会潸然泪下,恨自己从乡村走出来求学、工作后没有好好地陪伴在她老人家身边,悔自己没有好好地尽孝,深深地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祖母出生于清朝光绪三十四年即一九零八年四月初九日,缠着三寸小足,年老时,走路一步三摇,是个旧式传统的女子。在三从四德、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社会里,祖母没上过学堂,不识字,会念三字、四字女经(音译),至今我还记得几句:“坐莫摇,要端庄......到夜时,莫出房......卖零碎,莫出堂.....学针线,要依娘......”、“笑不露齿,话莫高腔,轻言细语......”其中有糟粕,但也有不少精华。 记忆里,祖母的头上总是盘着发髻,穿的衣服全是斜襟盘扣的粗布衫,冬穿 青色的,夏穿白色的,年老时手脚不太灵便时,早上起床时,我们在家有时帮着系布扣。

       祖母是个善良、宽仁、一看就知道能给人温暖的那种人。

       祖母与邻里和睦相处,在我的印象里没有与人红过脸,耳濡目染,害我也没学会与人斗嘴。碰到小孩子来我们家玩,祖母总是想法设法都要弄点好吃的给人家。我离开村庄后,每次回家给她老人家带点好吃的,她总是先问:“你有没有去看看满奶奶?给满奶奶买东西没有?把这些东西给你满奶奶送去,她现在一个人过得不容易。”我们姐弟四个回家她都会如此发问,生怕我们忘了还有一个满奶奶。满奶奶,曾经是我祖父的亲兄弟的妻子,一个做事麻利而泼辣的女人。满爷爷本来师范学校毕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娶妻后不久就过世了,没有留下子嗣。于是满奶奶嫁给了本村的与我们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一位爷爷,后没有生育,一心一意做了个好后娘,可是那闺女长大后,除了刮老人家的油水,没孝敬过老人一天,在她父亲去世后,而满奶奶眼睛又瞎了的情况下就再也没有回过娘家,一个瞎眼老婆婆,孤零零的多可怜啊!不管她以前对祖母说过多么不屑一顾、瞧不起人的话,祖母一点也不计较,念念不忘地让父亲和我们给她挑水、碾米、有时送好吃的.....能帮多少就是多少。满奶奶与他人婚后一直住的是我们家的祖房,祖母没有说过一句赶她走的话,哪怕我们祖孙三人睡一房,父母和两个弟弟睡一张床。直至她过世,都是我父亲负责下葬的。

       祖母是个闲不住的人。

       87年我考入卫校求学离开村庄后,88年大弟初中毕业英语只考了十来分去了深圳打工,这个数理化天才就这样开始踏上了他的人生拼搏之路,一去两年杳无音信,同年冬天姐姐出嫁,小弟于90年考入了离家很远的所谓的本县重点高中而不得不在学校寄宿,家里就剩下了祖母和父母,后来一直都是这三老人在家乡待着。那时家里种的稻田还是那么多,我和姐的田地都没有退还,父母是相当地辛苦,祖母的视力已经老花的不行了,腿也摔断骨折过两次了,可她仍然摸索着做家务,给父母做饭菜、剁猪草煮猪食、喂鸡喂鸭,搓麻绳以供母亲做千层底布鞋,也用手搓稻草绳供蔬菜瓜果搭架。直到去世前,祖母都不愿麻烦人,自己洗衣,自己摸索着缝补。

       祖母是一个勤俭持家、做菜的能手

       儿时的乡村里,贫穷与饥饿是永远的主旋律,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土地承包到户后,我们的主食才从红薯变成了米饭。一年四季除了吃蔬菜还是蔬菜,有时炒菜连油都没有放。而祖母总是能变着法子给我们做好吃的,用甜酒糟放点韭菜或是葱花就能变出一道馨香四溢的美食,红薯淀粉加点熟饭粒揉和再切成片放锅里一炸就做出香喷喷的一道菜来......那手艺真是无人能敌。事隔这么多年,遗憾的是我只记得那些美食的香,却没有在意是怎么做出来的,就连母亲也没有学到那厨艺。

        这个可爱、慈祥、白皙、精致的老太太,不管我们有多少对她的不舍,她终究是离我们而去了,就在农历1998年2月9日那天离开了我们,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念想与遗憾。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她,陪陪她,还没来得及把她带出村庄看看、听听外面的世界。          

最痛的牵挂 - 潇湘竹韻 - 高高的村庄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